0杨威0

【所罗门的兔叽和总士】的脑洞继续

关于魔法口袋的真相
全世界都以为兔叽拥有多拉A梦一样的魔法口袋,能在大家有需求的时候送上所需要的东西,例如总士做饭时必不可少的计时器,温度测量仪等,但后来才知道兔叽拥有的不是魔法口袋,而是比法芙娜稍有差距的移动速度~

关于甜食
兔叽非常喜欢甜食,虽然其实它并不能吃。
在不能离开地下的那几年,它的甜食供应者主要是皆城司令和Alvis后勤的工作人员,但是他们知道兔叽通常拿到糖果后大多数时候都是由总士代为消灭,所以给它的都是不会太甜的糖果。直到那一代的孩子们都知道了真相,兔叽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跑去刷总士的卡买糖时,总士才发现自己当年曾被大家那么爱护着。兔叽自己买回来的真特么甜得没人性!!
总士:“一骑,帮我吃掉这些。”
一骑:“我觉得有点牙疼了……”

刷存在感的兔叽

总士:一骑,等等,有兔叽……
一骑:没看见,继续!
兔叽:-_-#

一骑骑,你这样得罪一只拥有全岛直播功能的兔叽真的好吗?

【脑洞的记录】关于那只没有出现在本篇的兔叽和总士的故事


兔叽的设定还有很多样式的,但是最喜欢的还是这只~

而当我看到兔叽的时候,脑海中瞬间出现了以下的画面:
总士抱着兔叽指挥战斗
无聊时和兔叽聊天
被吓到时丢出兔叽自卫(?)
和一骑并肩走时淡定地头顶兔叽
在自贩机弯腰拿东西时兔叽从头上滚下来
做菜时兔叽在边上倒计时……

脑补关于总士和那只本篇里不曾出现过的兔子的故事~

通过齐格飞系统总士可以得知驾驶员的情况甚至想法,例如剑司在驾驶前的那堂课上偷看小黄本都知道的话……(只是个假设)那积压在总士心中的秘密实在是太多了~于是兔叽成为了他唯一的诉说对象~
总:“剑司又偷偷往要的柜子里放情书了,但是很可惜,要连看都没看就扔了,我怀疑她连谁放进去的都没在意过。”
兔:“叽!(过份)”
总:“嗯,这是别人的事,我也不好说什么……”
兔:“叽叽叽~(也是,你都没点亮这个技能~)”

总:“啊啊,没吃早餐异界体就来袭击了,系统里一边指挥一边听着自己肚子在叫的感觉真不好受。”
兔:“叽叽!!(要好好吃早餐!)”
总:“是是,我知道了,你怎么越来越像老妈子了?”
兔:“叽叽叽!!(才不是!!)”
总:“我说,你不是可以说人话的吗,怎么每次和我说话你就只会叽个不停?”
兔:“叽(老子愿意!)”
总:“……拆了你!”

总:“一骑和由纪惠老师私奔了呢~”
兔:“叽叽!?(你从哪里学来的这个词!?)”
总:“大家都这么说~等下,我去查查这是什么意思”(翻资料后)“……好吧,一骑被拐跑了。”
兔:“叽~(你不用特意再说一遍的)”
总:“要你管!”

总:“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的。”
兔:“叽!(说)”
总:“你为什么这么喜欢站在我头上?还捉我的头发!”
兔:“叽叽(你猜?)”
总:“……”(只见一只兔叽从总士的身边圆润地滚了下来)

总:“我忍你好久了我跟你说,你那身体构造根本不可以喝果汁却老是吵着要我买买买的,还要我帮你喝掉!我不喜欢喝甜的!”
兔:“叽叽叽叽!!(我要!就要!!)”
总:“别扯别扯,头发要掉了~~!!好好好,我买还不行吗~!!”
正在这个时候一骑路过正看到跟吉祥兔抢发带的总士……
一:“总士,你在……做什么?”
兔:“一骑!!”补过去
总:“……给你。”把果汁递给一骑,心想,来得正好帮我喝掉吧。
一:“谢、谢谢……”
兔:“不行!总士要适当地补充糖分,不能只喝咖啡!!”
然后总士想,为什么我要坐在自己的房间里和一骑分享一罐果汁……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继续关于龙宫岛兔叽的脑洞~

自从兔叽发现总士头顶的视角的优点以后,总士的头顶就变成了它的特等席了。
总:“明早7:30有一个作战会议……一骑,你眼睛往哪看,有好好在听我说话吗?”
一:“嗯,有听啦~呐总士,它老站你头上,脖子不会觉得累吗?”
总:“别在意,我都已经不在意了。”
一:“- - 就是说以前曾经很在意咯~”

兔叽的存在相当于一个会行走的所罗门,但对于总士来说它只是一只很吵闹的兔叽。
兔:“叽叽~~(下午茶时间到了~但是异界体来袭请做好出击准备~”
总:“前面那句有点多余,不要因为不给你咖啡就怨念下午茶时间,我不想再和你解释你的身体构造了。”
兔:“叽叽~(才没有~)”

兔叽是一只非常喜欢刷存在感的兔叽,在龙宫岛的每个角落都随时会发现它的身影,可是一骑发现它最喜欢呆的地方还是总士的头顶。
一:“总士,兔叽的速度到底能有多快?我明明刚才经过西尾商店的时候还看到它向西尾婆婆要糖吃,然后我到地下来就又看到它蹲在你头上了。”
总:“嗯,应该比法芙娜差一点吧。”
一:“呃,这样啊……”
总:“等一下,你又去要吃的了!?快吐出来!!(捉着兔叽用力摇晃中)”
兔:“不————!!一骑救命啊~!!”

兔叽其实非常方便,它可以充当一只能帮总士的电子终端定时充电的移动充电宝。
在Alvis的走道上除了可以看到兔叽蹲在总士头顶以外,还可以看到兔叽抱着一个比它身子还大一点的电子终端屁颠屁颠跟在总士身后的样子。
兔叽非常聪明,当自己化身为充电宝的时候它是不会站到总士头上去的,因为有一次作死地把电子终端给摔坏了,它尝到了总士大魔王的恐怖力量(此处打码),从此以后它变得非常乖巧~

假设从前兔叽的活动范围通常只会在地下,那它应该是和所有寂寞的孩子一样,它渴望着同伴的出现,直到小小只的总士被前司令带到Alvis,它对结束了寂寞的单身,呸,是终于找到小伙伴了(它自己以为的)
每每回忆当年,兔叽都异常感慨。
兔:“叽叽叽叽叽~(曾经青葱少年啊~)”
总:“别在那边叽叽歪歪的,跟我去看看系统出什么问题了,最近一连接就觉得想吐。”
兔:“叽叽……叽!(你只是吃多了吧……哎哟!)”

觉得实在是太可爱了~于是忍不住动起手来~真是太可惜了,没有满天的兔叽周边~


苍穹同人挂件,挂手机,或者挂包包,天天带着两只逛街,一步一铃响超级拉风~不来一发吗?

来一发

有总士怎么可以没有一骑~~感谢@兔渣渣是也提供的汪骑骑,捏起来顺手多了。

しっかりしろ!世界の英雄よ!!【3】修

一骑骑各种病,慎入!

总士士各种病娇,慎入!慎!!!


皆城总士,世界英雄重生,第三代。
皆城小总士,身体年龄相当于25岁,心理年龄不详,现在正坐在MK.Nicht的驾驶仓外臭着一张脸。
很快他就要完成这一辈子的任务————连系着异界体,并教育他们做人的道理————才怪。
总之很快他就会重生为第四代的皆城小总士了。
可是现在他非常难过,不是因为再次经历消逝与再生,也不是因为自己即将再次丢下一骑继续守候,而是因为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一骑正用一副期待的目光,拿着一件小兔子BB套装向自己展示!
“你看!总士!我这次特意订了小兔子连体衣,我觉得这个真是非常适合你呢!这么冷的天出生真是辛苦你了,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会给你最温暖的怀抱!!”
“……”啊啊,一骑如此乐观我应该感觉到高兴才对,可是这个发展有点不太对劲真的只是我的错觉吗?
皆城小总士已经不知道自己应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才好了,他伸手摸摸一骑的额头:
“没发烧啊……”
“什么啊!我好不容易才找到这批baby装呢,你怎么可以这么冷淡,我可是把钱都花在你身上了哦!”
不……其实你不需要这样做啊……小总士觉得自己好想哭。
“啊,我借了最新的高象素相机,3D全息!我一直对于没能留下你刚出生时的照片感觉到非常遗憾呢。”
“不不不,一骑,我并不期待……”
“哼哼,我可是非常期待的呢,给总士拍一堆果照,等以后你不听我话的时候我就把你的黑历史公之于众,哈哈哈,真是个好计划,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一骑,我好想回归虚无。”刚说完,小总士转身跳进机仓并毫不犹豫地合上了仓盖!
“咦咦咦!!等一下啊总士!我还没说完……”一骑几乎整个人趴在机仓上,然并卵……


刚张开眼的总士所看到的是一片漆黑,几乎同时MK.Nicht被启动,上面的时间让他感觉到一阵绝望……

皆城总士,世界英雄重生,刚完成第四代转生,现在正以一婴儿的状态呆在机仓,等待一骑的临幸……呸,是等一骑来抱他回家。

可是总士发现自己神奇的竟然能清晰地记住上一代临进机仓时的一切!!

可是婴儿的体形决定了他虽然徒有记忆,却无能力反抗一骑接下来即将实施在自己身上的暴行!!

啊,初代元祖总士大人,这就是您所说的绝望吧,如果是为什么要让我再一次体会!

几乎可以想象以后自己毫无反抗能力地承受来自一骑的各种羞耻Play,真是回归虚无的心都有了!

正在他考虑接下来该怎么办的时候,机仓被打开了,一骑一脸笑脸地伸出手把小总士抱入怀中。

一瞬间小总士的脑袋里闪过无数个念头,无数个可能性和应对方案的诞生让他的小脑袋承受不住突如奇来的数据冲洗,发出了婴儿的哭声。

“果然选在大冬天出生太难受了吧,总士,来~爸爸给你穿上又可爱又保暖的衣服~”

一骑一边说一边把刚才那件秀给自己看的小兔子连体装往小总士的身上套,那动作别提多熟练了!小总士几乎可以肯定在从前的自己的小时候,这个动作一定被重复了无数次,甚至可以猜测到一骑为自己准备了多少套这样的可爱小服饰……这样一想哭得更凶了。

“总士果然冷了吗?别担心,我……”

不等一骑把话说完,小总士瞪起自以为很凶的大眼睛,小手伸出来自以为很用力的拍打在一骑的脸上,用自以为凶巴巴的语气怒道:

“才不是,还不是因为你之前说了奇怪的话~”

“总士~你怎么这么可爱~~!!”一骑直接把脸埋进了小总士充满奶香味的小肚上不断揉着,然后好像忽然发现了什么一样一下子惊醒:

“咦?总士!?你能说话!?记得不久前的事!?!?”

这可真是破天荒头一回啊,一骑举起小总士上看下看左看右看,这和以前没什么不一样啊,没多了耳朵也没多了尾巴,嗯~星核产生了异变?

“嗯,记得,所以你别想对我乱来!我是不是屈服的!”好吧,一个小婴儿说的这种威胁性的话根本没有一点威胁力,而且还是连字都没咬得准的。

一骑略带心疼地紧了紧怀中的小婴儿,在人家的小肚肚上再蹭了两下说:

“虽然我其实比较希望总士能可以普通小孩子一样好好地过一个属于自己的童年,并不想你记得太多,可是既然都这样了就没办法啦~爸爸会比以前更疼你的,放心吧!”

“爸爸你妹啊……你当我是傻子吗?我跟你说真壁一骑,我是绝对不会穿你给我准备的那些个小洋装的!不然我们就绝呜……”还想继续说什么的小嘴被塞进了一只奶嘴,小总士瞬间觉得自己生无可恋。

虽然小总士很想拒绝,但作为小婴儿的本能让他对于奶味有一种特殊的喜好,而且被一骑折腾得肚子也确实有点饿了,于是一边怒瞪着某人,一边开始了这辈子的第一顿进食。

一骑心满意足地怀抱着小婴儿,哼着歌往真壁家走去。

今后的日子应该会非常~好玩。